人物

曹仁贤:逆变者的逆变

作者:yzqjny 来源:清洁能源网 :2019/9/9 11:30:09

光伏行业寒冬中,曹仁贤用理性的财报向市场给出了答案。


企业家对市场周期,以及外部环境的战略预判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企业的生死。在竞争激烈的光伏产业,曹仁贤似乎总能证明自己的前瞻性眼光。


几天前,他所执掌的阳光电源发布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这家逆变器巨头实现营业收入44.62亿元,净利润3.33亿元。


光伏行业寒冬中,曹仁贤用理性的财务数据向市场给出了答案。除此以外,该公司还将另一项研发成果写入半年报。


今年3月,阳光电源发布全球最大功率的组串逆变器SG225HX,将输出功率一举推上248kW的高峰。据测算,这一新品可以降低系统度电成本5%以上。


曹仁贤对这项产品研发颇为重视。过去二十多年里,这位大学老师出身的光伏老将带领阳光电源打破外国垄断,在世界范围内树立起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品牌。阳光电源也逐渐成长为全球逆变器领域的领跑者。


但近年来,逆变器市场格局大变。随着光伏战场从西北部向东南部逐渐扩散,原本并非主流的组串式逆变器越来越受到市场青睐。出于对市场的深刻洞察,曹仁贤随即调整战略,在集中式和组串式两大细分领域双拳出击。


去年光伏“531”新政引发行业震荡,但新的市场机遇也孕育而生。由于补贴急剧退坡,全产业链承受沉重的降本压力,再加上当前行业全面进入竞价时代,曹仁贤适时推出248kW这一重磅产品,打响了新战局的第一枪。


逆势反攻


曹仁贤特意将推出这款新产品的日子定在了PAT2019光伏先进技术研讨会期间。


3月29日,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光伏界专家齐聚合肥。在当天阳光电源的主场,阳光电源副总裁兼光储事业部总裁顾亦磊宣布了产品开启预售的消息。


彼时,阳光电源正面临挑战。新品发布的第二天,阳光电源公布了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去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3.69亿元,完成此前立下的“收入过百亿”目标,但净利润较上年下跌20.95%。


去年“531”新政后,光伏行业陷入寒冬。随着市场急剧萎缩,逆变器行业生存之战日渐激烈。


曹仁贤开始酝酿一款为平价时代量身定制的大功率产品。


“逆变器的判断标准比较多,最大输出功率、逆变器效率、逆变后的电流和电压、频率特性等都很重要。不过,大功率有利于降低成本。”一位下游开发商告诉「角马能源」。


作为曹仁贤的左膀右臂,顾亦磊则向「角马能源」表示,逆变器效率提升有利于增加发电量,但随着平价时代到来,效率提升所产生的价值正在下降。因此,增大功率、从系统角度进行整体优化成为阳光电源的主攻方向。


一年多前,顾亦磊所执掌的中央研究院接到大功率组串式逆变器的预研课题。当时,全行业在该领域最大功率的产品尚未过200kW。


阳光电源为此组织了一支约40人的核心团队,一百余人参与了这一项目。


这场功率升级之战需要攻克高频率和散热两大难关。组串式逆变器开关频率较高,在高频率下提升功率,则意味着增大电流。此时,如果不能有效降低电压,功率半导体将可能遭到损坏。此外,在阻止液体和粉尘进入逆变器的同时,还需采取有效的冷却方式散热。


曹仁贤对这一重点产品寄予厚望。这位技术出身的企业家也亲自参与此项技术研发的一些辩论。


“我们经常吵架。”顾亦磊大笑着回忆道,“但曹董事长非常包容。大家经常有意见不一致的情况,但最后会进一步论证、测试,用结果说话。”


研发需要通过集团第三方检测中心的全套测试。第一次测试,出现了上百个问题。


“一般的公司测试就放在研发部了,所以没有那么严格。但是我们是第三方专门挑刺,各种手段来挑你的毛病,所以挑出来的毛病特别多。”顾亦磊回忆,初入阳光电源时,曹仁贤曾告诉他,建立第三方检测制度,是为了使产品开发更为严谨。


此后,研发团队经历多次测试,终于把这些问题逐一攻克。


但更大的风险来自上游供应商。在逆变器行业,供应商目前已基本实现国产化,但半导体依然为国外所垄断。事实上,自去年中美贸易战打响,另一家逆变器巨头华为就已面临断供危机。


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中,阳光电源终于如期推出SG225HX。据测算,100MW电站,使用SG225HX可节省系统成本1200万元以上。


这款目前全球最大功率的组串式逆变器产品,正待续写阳光电源22年的传奇故事。


22年烽火路


尽管产业凛冬已至,但过去一年并非曹仁贤创业生涯的至暗时刻。这位逆变器行业的领跑者或许还记得事业初创时的情景。


1997年11月28日,29岁的曹仁贤从安徽合肥工商办事人员手中接过一张敲上戳的红色营业执照。


彼时,国企改革蓄势待发,民进国退成为时代主旋律。这位合肥工业大学老师体内的浙商基因彻底被唤醒,带着绿色电力的梦想,毅然决定辞职下海。


短短两个月后,曹仁贤接到一个陌生人的来电。对方是负责南疆铁路从库尔勒到喀什段的技术人员,查阅资料时发现曹仁贤在校时的学术论文,于是写信找到他。


几天后,双方在一间不到20平米的出租屋里会面。对方将信将疑地把订单交给曹仁贤。但正当他准备全力以赴备战“第一桶金”时,家乡传来母亲突然意外去世的噩耗。


曹仁贤强忍悲痛回到浙江老家。短短3天后,他便匆忙折返安徽,继续投入到南疆铁路项目研发中。此时,创业初期借债的亲友也开始起疑,催其还债。


虽然困境重重,曹仁贤仍然于当年成功将自主研发的光伏控制逆变器首次应用在南疆铁路上。


然而,光伏行业的春天迟迟未至,曹仁贤不得不在捉襟见肘中继续煎熬。最艰难时,他身边的人说,账户上仅剩余几千元钱。


但这位年轻创业者的自主研发之心未泯。彼时,光伏逆变器市场还是外企的江湖。初生的阳光电源,只能在SMA、ABB、西门子、施耐德电气等国际巨头的垄断夹缝中勉力求生。


创业第六年,阳光电源终于研制出中国首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光伏并网逆变器。曹仁贤将这次足以被载入史册的突破,安排在外企林立的上海进行。


此后,阳光电源乃至整个光伏行业时来运转。次年,德国修订《可再生能源法》,为光伏行业创造政策利好。法、意、西等欧洲国家紧随其后出台扶植政策。


在此背景下,掌握了自主知识产权的阳光电源,开启在世界范围内的攻城略地。面对中国企业低价战略和艰苦奋斗精神的强力攻势,外资巨头节节败退。11年后,这家中国企业终于击败最后一个对手,坐上全球逆变器行业头把交椅。


这11年的登顶之路中,曹仁贤不乏高光时刻。阳光电源的身影,先后出现在北京奥运会“鸟巢”主体育场和上海世博会中国馆,成为那个时代中国盛典的一张绿色名片。


行业优势地位带来业绩快速增长。2008年至2010年,该公司销售收入从1亿元上升至5.99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44%;净利润从821.11万元上升至1.48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324%。该公司也于2011年成功登陆创业板。


风光无限中,曹仁贤或许不曾嗅到来自圈外的危险气息。在光伏电力数字化过程中,逆变器是关键的接入点、信息传输管道,甚至是“大脑”。华为对此早已虎视眈眈。


这家通信巨头从当时并非主流的组串式逆变器入手,凭借雄厚的技术实力和狼性的销售文化,在逆变器行业掀起巨浪。


曹仁贤刚刚登顶,便迅速投入组串式战场的军备竞赛。而在集中式江湖,该公司与众多竞争对手的价格战也激斗正酣。SG225HX成为这场争霸赛中曹仁贤推出的最新利器。


烽烟背后,整个中国逆变器行业已强势崛起。不久前,ABB宣布剥离光伏逆变器业务。施耐德、西门子等曾经不可一世的外企也加快了退出光伏逆变器市场的脚步。取而代之的是阳光电源、华为、锦浪等新兴的中国企业。


这场由阳光电源领衔的行业大超越,也是过去二十余年,中国能源工业和科技创新发展史的一个缩影。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 丁伟:中新工联专家委员会助力安维保体系发展壮大!

  • 阿特斯瞿晓铧:不认同“单晶淘汰多晶”论调 让子弹飞一会儿

  • “首富”彭小峰:一败光伏 再败绿能宝

  • 陈康平:光伏扶贫还需加大力度

关闭